人们火热宗教理想娱乐而我爱你你可能记得。
一些牢骚。和存戏。

清宵半 第八章

  本章主喻王,伞修。

  当时的你总是微笑着,散发着香气,像荷塘里、雨里、雾里悄然张开的一朵淡淡的花。

  你不问,我也不答。

  周泽楷略显犹豫地走向了还在等待他的喻文州和王杰希。喻文州瞅着周泽楷情绪不对便隐约地问了句好。周泽楷点点头说道:“好......可少天?”

  “少天可能还有工作要完成。”喻文州微笑答道,右手不自然地松了松。

  感到松弱的麻力。

  周泽楷的枪法可不是虚吹,至今为止除了苏沐秋还无人可及。玩枪玩得好的都长得帅,周泽楷也不例外,周泽楷的帅气是局里公认的,所以也略有些显眼,只不过他的能力是大家公认的,再加上在苏沐秋的班底下,短时间不会有人想动他,因为他们动不了。

  苏沐秋的班底在整个党国都是一个异类。这个班底的干净是任何人都意料不到的,因为苏沐秋。这与党国的一切都格格不入,这儿简直是一座孤岛,外面的喧闹、枪声、猜忌、灯红酒绿、加官进爵、纸醉金迷、花天酒地、权利纷争都与它无关。但是还是不能免俗,他们也要杀人,也要机械麻痹地在黑暗中扣动扳机,也要像阴沟里的老鼠一样获取一些情报,也要像无恶不作的人一样,威胁着拧迫着敌人的肉体,逼取一些真相。他们也要在别人的惨叫下继续生活。

  “可笑吧。”苏沐秋这么对叶修说。

  小部分的不同无论是对是错,终究会得到集体的吞噬。小部分在集体看来就是一个野蛮之地,文明人对野蛮人会做到的事只有两件:要么拉拢,要么消灭。

  因为如果不能使野蛮人和他们变得一样,就会被吞噬,会消灭。

  苏沐秋这么些年来,也是自个走到现在,变得足够强大。已经拒绝拉拢,有着不容小觑的势力和把柄。

  党国要是真安好心,苏沐秋就不会失踪。

  为什么他们甚至没有向上面通报失踪,因为已然于事无补,何况不知是谁所为,如今朝内无君怎好声张?

  叶修倚在窗边看到院内三人,深深湮灭手边的半截烟。望向不知名的远处一直不做声。

  驱车来到有些偏僻的郊外,步行又走了很长时间,沿着小径拐拐弯弯由王杰希在前面领路,裤脚都有些沾到来郊外的村边泥土,可喻文州依然微笑着一边赶路一边时不时说几句调笑的话。

  南京植被也不算茂密但是比北方总是好多,特别有些多高大繁密的梧桐和槐树。看起来总觉得有些舒心又不麻密。

  穿过小径后终于来到了一片空地,不是水泥磨的,却是稻草铺的一大片空地。四面突然开阔起来,一面树林茂密地遮挡着这片空地。远处的天空有些萧瑟,天半阴半晴。

  “原来是军队高官的跑马场,现在他们找到更好的了。这块地就荒废了,不过还是有一些咱们的人来这练练射击马术什么的。”王杰希解释道,“小周,手枪。”

  周泽楷递过来两把,同时自己手里也握着一把。

  王杰希接过来单手颠了颠,恩,后坐力不大,适合喻文州这种新手。

  “拿着。试试左手顺手还是右手顺手。”王杰希回过头对喻文州道,“姿势具体看小周,他专业。”

  周泽楷简略道:“这样.....注意......三点一线。”周泽楷把枪把推到握枪手的虎口中心,用手掌找到舒服的适位置,然后握紧。

  喻文州侧头看过去一边学习。慢慢调整自己的握枪方式。

  王杰希看着喻文州,有些皱眉。

  “文州,记得,握枪时手不要抖,你看泽楷。”

  “或许控制不了吧,这东西。”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“能控制的,记住你是用枪的人。”王杰希说道。

  “喻队....先试试....”周泽楷轻声道,“王队....军校.....有点严。”

  喻文州挑眉看了一眼王杰希,得意地笑了笑。随即瞄准,迅速地向远方有些破旧的靶开了一枪。

  王杰希眯了眯眼,念叨道:“大概五环,20m。”

  喻文州向两旁的人点头默问,得到许可后,继续又连开了几枪。才发现手心全是汗,手抖得更厉害了。手心滑腻,偏偏握着金属合金质感的手枪会感觉到舒服,但是又有些手滑。

  “新手成绩通常不稳定,可是你这为什么都是五环?”王杰希走到靶前,有些纳闷地说道。

  “个别.....可能......”周泽楷也微微皱眉,但是还是这么说道。

  “20m无一脱靶对新手就够稀奇了。”王杰希喃喃自语。

  苏沐秋的失踪,而喻文州是个转折点。

  喻文州是谁?该不该相信他?

END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周更约定,写文磨一个晚上我醉。各位看得开心。

这里是话有点多,随心想的尔雅。我萌冷cp我骄傲。画风严肃勿跳脱【假】,魔性get请无视。勿考证文中历史真假。

下章可能韩张敬请期待。

  

1 2 3 4 5 6

© Erhy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