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们火热宗教理想娱乐而我爱你你可能记得。
一些牢骚。和存戏。

【喻王】夜半

骰输的快餐产物。勿喷。专喻要的半夜爬床。
  窗外明月太好,悠悠晃晃地透过薄纱般轻飘飘的窗帘,悄悄地入了一室白影。王杰希睡得不太安稳,晚上请喻文州吃了离自家不远的一家川菜馆的饭,大概是老板口重,王杰希吃完后总觉得一抿嘴唇都是咸盐的苦涩齁味。这是喻文州有假来到北京找他的第一天。但因为上次莫名其妙的电话冷战,两人见了面也没有过于交谈,菜倒是下去不少。白影把王杰希晃醒了,他闭着眼睛沉默地用脚在地上呼啦拖鞋的位置,心里却是把这些都回想了个遍。还连带想到。喻文州这个口淡的人不得记恨这家馆子。然后慢悠悠睁开眼皮拿了玻璃杯去厨房找电水壶倒水,凭着注满时特有的声音满满倒了一大杯温水。随后尽数餍足了自己,舌头舔了舔唇要把这上面的咸盐味儿都淡化干净。心里想到:
【真是甘霖。】
而后回房瞥见茶几上一个空玻璃杯。心里琢磨了几下,想着也好。他还没亏待自己。但还是握住那个杯子倒满了水,悄声地放在人床头。杯壁闷声地在木头床头上发出声响。正欲转身就走,却突然定睛一看,看他缩成一团在自个的被子里好眠。看着人盖的被子是有点薄。又从自个屋倒腾出来一床新被。缓缓地走过来轻柔地给人把身上的薄被换掉,又把有着浓厚樟脑丸味儿的新被子给人盖上。四方方地把人四肢都裹进去后。王杰希又盯着喻文州看了一会儿。看着人正对自己的后背有点说不出来的难受。鬼使神差地把被子往边上捞捞,自己也麻利地爬了上去,裹紧准备重新进入梦乡。突然被旁边人侧身一动抓住胳膊。王杰希刚入梦里的花雾鸟月又都没了,极不情愿地睁开眼睛,看人已经翻了个身。喻文州的眸子在黑夜里回环着温润的光。王杰希想着是自己莫名其妙的举动也是没做声,等着他开口。
  喻文州对他不高超的装睡技术明显不满意。良久道:【你怎么不睡。】他在对方倒水时候就已经半醒。本来是想着迷迷糊糊重新睡的。但是被人迟疑的脚步声勾起了好奇。就想听听大半夜这个人到底要干什么。但是还真是天道酬勤。
  王杰希刚想出言坦白。就听道对面立刻道【杰希,大晚上爬我床?】王杰希听罢一愣。随后就被人拉近距离,长手一揽。唇上结结实实落上一个吻,和着他唇上未干的水泽渡进两人嘴里。
  【这么主动我也得勤勤恳恳。】喻文州扣紧王杰希的手腕,伏在王杰希身上,凑到人耳边低声说道,【你被锁定了,魔术师。】
end.

4 5 6 7 8 9

© Erhya | Powered by LOFTER